• 当前位置:短篇言情小说

    叶静恩霍廷洲小说[抖音爆款]_叶静恩霍廷洲在线阅读|全文章节完结

    时间:2023-08-13 10:38:18    作者:霍廷洲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言情虐爱小说《叶静恩霍廷洲》捎带悲伤色彩,叶静恩霍廷洲是这部小说中塑造的主角,作者霍廷洲 目前已创作完成。文中内容概述:影,需要极端报复我才能缓解。<br/>  正当我脑子里暂时短路时,霍廷洲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腰身,将...

    叶静恩霍廷洲小说[抖音爆款]_叶静恩霍廷洲在线阅读|全文章节完结

    《叶静恩霍廷洲》免费在线阅读

    “别做梦了,叶静恩,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后悔当初嫁给我的决定。”霍廷洲又恢复了冷漠镇定,他似乎看穿了我的目的,“你想各玩各的,那就各玩各的。”


      我错愕了,为了让我后悔嫁给他,连绿帽子都能接受?


      没想到被迫娶我,给他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心理阴影,需要极端报复我才能缓解。


      正当我脑子里暂时短路时,霍廷洲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腰身,将我的身体紧紧贴在他身上,他舔了舔唇,眼神晦暗不明,“要我先替你二次发育一下吗?”


      “不要!”我立马推开了霍廷洲。


      注定要分开的人,就不要再产生不必要的接触。


      霍廷洲眯了眯眼眸,眼神非常犀利的盯着我,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应该早就看穿了这两天我的异常,他捏住了我的下巴,迫使我仰头与他对视,“叶静恩的双胞胎姐妹吗?嗯?”


      一个爱了他十年的女人,怎么可能突然间这么反常?


      我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,“你猜。”


      “叶静恩,我们之间的婚姻没那么简单,一旦解体,涉及到的利益纠纷繁多,我没空陪你演爱恨情仇,如果实在耐不住寂寞想出去玩,”他没回答我的话,只是凑近我的耳边,“记得戴套,野种我可不认。”


      我一个死过一次的人,应该拥有平静如水的内心,可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,我抬手狠狠甩了霍廷洲一个耳光,震得我掌心发麻。


      霍廷洲被我扇的脸上浮现出一座五指山,他偏着头,清晰流畅的下颚线,勾勒出完美侧颜。


      被打都是这么帅。


      他缓缓扭头,眼神阴狠可怕,仿佛下一秒就能掐死我,我的手在颤抖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那一巴掌把我的伤口崩开了,正在流血。


      霍廷洲看了一眼我的手,转身离开,只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
      我看着从纱布里滴落的血,觉得挺好的,总比上一世心里流血强。


      从那一耳光以后,霍廷洲又消失了,他在娱乐八卦新闻上,在狂蜂浪蝶中,在夜店,在公司,就是不在家里。


      我算着时间,只差半个月就要到霍廷洲和蔚蓝相遇的时候了。


      这段时间,我总是时不时去“遇见”,点上一杯黑咖啡,默默注视着蔚蓝工作,她的一颦一笑,都深深的映入我的眼帘。


      我要是个男人,我也喜欢她。


      “蔚蓝,你男朋友来看你了!”一个同事提醒蔚蓝。


      对,我记得她是有男朋友的,只是那个可怜的男友,完全不是霍廷洲的对手,哪怕那时候他与蔚蓝正爱的热烈,也抵不住权势地位化作的棍棒,打成了苦命鸳鸯。


      我知道蔚蓝的存在时,她已经与可怜前男友分了手,所以我没有调查过那位前男友。


      咖啡厅的门推开了,穿着白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的年轻男孩走了进来,他戴着白色棒球帽,手里拎着一盒章鱼小丸子,干净清爽。


      我愣了,男大学生??


      “阿阳,你怎么来啦?”蔚蓝开心得像一只小仓鼠,迎接着前来投食的主人。


      “我在附近发传单,就顺道过来看看你,给你带了章鱼小丸子。”男大学生笑起来和蔚蓝一模一样,眼睛弯弯如月牙。


      这就是夫妻相,却被霍廷洲活生生拆散了,造孽呢。


      蔚蓝又高兴又心疼,“来看看我就好了,你发传单那么辛苦,别浪费钱给我带吃的。”


      “努力赚钱就是为了给我家蓝蓝投喂零食。”男大学生的情话技能不错。


      我想了想,霍廷洲从来没有给我买过零食,我也不爱吃零食。


      因为蔚蓝还在上班,所以男大学生没有久留,我坐在角落里低垂着头,生怕他在人群里多看了我一眼,发现我就是前段时间在夜店试图勾搭他的老女人。


      等男大学生走了,我也匆匆结账离开。


      “夫人。”小李见到我总是这一句。


      “回家。”我筋疲力尽,怎么重活一世,反而人物关系越发复杂起来呢?我揉着太阳穴,脑细胞不够用了。


      还没开到一百米,我又开口了,“小李,我来开车吧。”


      理由是手痒了,想炫技。


      我握着方向盘,眼观四路耳听八方,终于看到了前面路口正在等红绿灯的男大学生,我瞅准时机,一脚油门冲过去,成功把他勾倒在地。


      “对不起对不起!”我吓得赶紧下车,想要去搀扶他,只见他的腿上鲜血淋漓,伤得不轻。


      “姐姐?”男大学生忍着痛,有些惊讶的喊了我一句。


      怪不得都喜欢大学生,大学生嘴甜。


      我吩咐小李,“快,把他送医院去。”


      男大学生名叫齐舟阳,在校大学生,21岁。


      我坐在医院的长椅上,看着手机里刚保存的齐舟阳的联系号码,心里有一丝悲凉,我终究不够大气,能想到的报复方法,只有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
      既然蔚蓝可以夺走我的丈夫,我怎么不能夺走她的男友呢?虽然她是被迫的,可是后来她接受了霍廷洲,那也是霍廷洲彻底发疯的时候。


      假如蔚蓝一直不接受,他可能会理智一些,考虑到付出得不到回报这个可能。


      医院人来人往,上一世乳腺癌晚期出现了淋巴转移,我最后的时光就是在医院里度过的。


      医生说,时常生气压抑的女人,更容易得乳腺癌。


      我承担了齐舟阳所有的医疗费用,还很大方的赔偿了营养费误工费。


      住院可耽误他去做兼职了。


      我其实算得上一个挺会聊天的人,短短半天时间,齐舟阳的资料就被我套得差不多了,普通家庭,父母双全,在家务农,上面还有一个已经结婚的姐姐。


      难怪女朋友会被霍廷洲抢走。


      “好好养伤,我会时常来看看你的。”临走前,我拿出大姐姐的和蔼可亲,笑容温柔。


      “没事的,姐姐,我还很年轻,身体好,恢复快。”齐舟阳露出洁白牙齿,很单纯的答道。


      年轻,身体好,听起来怎么是在诱惑我?


      其实我年纪也不大,27又不是72,可是五年的压抑婚姻,和长期厌食的不良习惯,导致我无论心理还是身体,都有些老态。


      我点点头,然后回去的路上去了一趟药店,买了不少补药。

     “小李,去家政公司找几个靠谱的阿姨,要做饭特别好吃的那种,最好有营养师资格证。”我和一堆补药坐在后座,深思熟虑后吩咐小李。


      “好的,夫人。”小李应道。


      嫁给霍廷洲后,双方父母都提过请几个佣人打扫卫生,修理庭院,做做饭菜,但是被恋爱脑晚期的我拒绝了。


      我和霍廷洲的爱巢,多一个人我都觉得碍眼,会影响我和他卿卿我我,比如从客厅做到厨房之类的。


      结果可想而知,我过得似寡非寡。


      既然都重生了,就不要再做这种脑子不清白的梦。


      回到家,我拎着普拉达手提包走在前面,小李抱着一堆补药包跟在后面,一打开门,霍廷洲刚从楼上下来,一边下楼一边整理袖口,随意的动作最迷人。


      “小李,你可以走了。”我放下手提包,吩咐小李。


      小李把补药摆在了桌子上,然后对霍廷洲恭敬的弯了弯腰,才匆匆离去。


      “一个小时后有个酒会,你爸妈也会参加,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。”霍廷洲丝毫没在意我带回来一堆什么东西,只是寡淡的通知我。


      他从不愿意带我出席任何场合,除非那个场合我有用,比如我爸妈要参加。


      重生后我还没回去看过我爸妈,不是因为不孝,而是经过上一世发生的事情,我至今愧对他们,有点不敢见他们。


      “哦,好。”我起身去二楼。


      这半个月我一点都没有闲着,重新购入了一批衣服,无论风格还是版型,都和之前的单调沉闷截然不同。


      我选了一条小红裙,一字肩,胸口是比较开放的V领设计,但是有一层薄纱缝制,若隐若现,下身裙摆是鱼尾,露出一双纤细笔直的小腿。


      虽然我瘦的过分,可是架不住我足够白,身高168,除了胸部缺陷,其他的自我感觉良好。


      至于蔚蓝那种小清纯,我觉得实在不适合我,我又不是20岁的年纪。


      化好妆以后,我戴上了一套水晶耳坠和同款项链,聚光灯下绝对能闪瞎别人的眼,以前多收敛,现在就多张扬。


      霍廷洲在楼下等我,他正在讲电话,听到我下楼的声音后毫无反应,连看一眼的欲望都没有,我也不在意,一个人先去车上等。


      几分钟后,霍廷洲出来了,从上车到出发,视线一秒钟都没有落在我身上。


      一路上,我和霍廷洲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
      他开他的车,我玩我的手机,我加了齐舟阳的微信,正在嘘寒问暖。


      我:小齐,你要是觉得医院食堂的饭吃不惯,姐姐派人给你送饭菜过去。


      齐舟阳:不用不用,姐姐,我吃的惯。


      我:今天忘了给你买点营养品了,明天吧,明天我去看你给你带点。


      齐舟阳:真不用这么客气!


      我:不是客气,确实是我撞了你,害你住院的,别不好意思,有事直接跟我说。


      齐舟阳和蔚蓝家境差不多,在蔚蓝面前,霍廷洲是有钱有颜的高富帅,那我也可以去齐舟阳面前当白富美。


      想想还挺旗鼓相当的,心里有了一丝微妙的平衡。


      前方红灯,车子停下,霍廷洲终于动了动脖子,侧眸看了我一眼,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我今天的不同,但是依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“这件衣服穿你身上太浪费了。”


      果然,电视剧里演的女主改变风格惊艳男主的戏码,是假的。


      我放下手机,用手托了托胸口,反问,“真的很小吗?我今天特地穿了厚实的胸垫。”


      我这个过于豪放的动作,成功的让霍廷洲再次黑了脸,他冷冷道,“叶静恩,你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的言行。”


      “为什么?”我反问。


      我已经注意了这么多年,有用吗?死过一次的人总是格外看得开一些,与其束缚自己,不如放飞心情。


      “别忘了你的身份。”霍廷洲的语气已经很差了。


      他并没有把我当妻子对待,却要求我用这个身份自律。


      我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,不想说话,换做以前,但凡是霍廷洲主动和我说两句话,我都会开心得不行,然后各种找话题,免得聊天终结。


      到了酒会现场,我和霍廷洲当了一会儿表面夫妻,与几位熟悉的生意伙伴闲聊了几句后,我就独自一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休息。


      好死不死,我旁边也坐了一位妙龄女子,仔细一看,这不是前不久和霍廷洲开房上了热搜的那位小白花?


      “青青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坐着?”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冲小白花潘青青问。


      “我在这休息一下,小露,你也来陪我坐一会儿。”潘青青声音甜美极了。


      我发现霍廷洲好像很喜欢声音好听的女人,蔚蓝如此,他以往闹过绯闻的对象个个如此。


      两人在我旁边开始聊天,似乎没人注意我。


      陈小露一直拿潘青青打趣,“你家霍总在那里,你也不去打个招呼?”


      “你别胡说,什么我家霍总,他有老婆的。”潘青青嗔怪的答道。


      “他那老婆几百年没见过一次,形同虚设好不好?谁不知道你最近和他走得最近,我听说他给你买房了?”陈小露满满的羡慕嫉妒。


      “嗯,他对我挺大方的。”潘青青话里话外都带着炫耀,“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遇到他我还挺幸运的。”


      霍廷洲对谁都大方,除了我这个形同虚设的妻子。


      每一个跟他闹过绯闻的女人,和他分手后都对他赞誉有加,这就是金钱的魅力。


      这时,我父母走了过来,见我一个人坐在这里,便问,“恩恩,霍廷洲呢?怎么没陪着你?”


      听到霍廷洲的名字,潘青青和陈小露立马扭头看着我,两人的脸色一定非常精彩。


    次日醒来,还是觉得头涨涨的,有点晕晕的感觉。看来在哪个世界酒还是不能多喝啊,喝多了后遗症都是一样。

      我起身挽住我妈的胳膊,撒娇道,“和他待在一起有什么意思,无非就是和一群人谈生意,我还是和你们聊聊天好玩一些。”


      我妈惊讶的看了我一眼,我都好多年没和她撒过娇了。


      “你们母女两聊聊,我去找老秦他们聊会儿。”我爸一个直男,压根听不出我的变化,乐呵呵的去找他的老朋友们了。


    关键字:

    叶静恩霍廷洲小说
    短篇言情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