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短篇言情小说

    宁晏燕翎无弹窗_宁晏燕翎最新章节_小说全文阅读

    时间:2023-08-13 10:40:24    作者:宁晏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提供《宁晏燕翎小说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,该小说剧情节奏感很强,值得一看。宁晏燕翎小说小说讲述了:娘初入宫,大约不知道乾元宫中人不必跪拜后妃,故而见奴婢只行屈膝礼,便生气了。”  燕翎看向萧宝宝:“是这样吗?”  萧...

    宁晏燕翎无弹窗_宁晏燕翎最新章节_小说全文阅读

    《宁晏燕翎小说》免费在线阅读




      萧宝宝大约也是心虚,哼哼唧唧不肯开口。

      皇帝便看向宁晏:“你说。”

      宁晏没有抬头,声音清晰平稳:“娘娘初入宫,大约不知道乾元宫中人不必跪拜后妃,故而见奴婢只行屈膝礼,便生气了。”

      燕翎看向萧宝宝:“是这样吗?”

      萧宝宝当年亲眼瞧见他如何爱护宁晏,唯恐他为此生气,再次抱住了他的胳膊:“她如今不过是个宫婢,我让她跪一跪有什么不可以?”

      四下寂静,燕翎迟迟没开口。

      萧宝宝的心不自觉提了起来,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,却不等看见人,耳边就响起一声轻笑:“这点小事也值得生气?”

      他目光一扫宁晏:“你想让她跪,让她跪就是。”

      宁晏一僵,刚才挨了巴掌的脸忽然热辣辣的疼起来,疼得她一时竟没能做出反应。

      燕翎的声音却在这短短的沉默里冷了下去:“怎么,你连朕的话都不听?”

      宁晏陡然回神,指尖不自觉地抠了抠掌心,这才垂下头提起裙摆跪了下去:“不敢,奴婢……拜见悦妃娘娘。”

      萧宝宝眼底得意一闪而过,却仍旧噘着嘴:“我还是没消气怎么办?”

      燕翎宠溺地摸摸她的头:“那你想如何?”

      萧宝宝斜昵着他:“我要如何便如何?你舍得?”

      似乎是被这句话逗笑了,燕翎扯了下嘴角,满眼嘲讽:“区区一个宫婢,朕有何舍不得?”

      “那你昨天晚上怎么放着我不宣召,却传了她侍寝?”

      萧宝宝倒是无所顾忌,当着满院子宫人的面就将这种话说了出来,燕翎却并未怪罪,只是无可奈何似的笑了:“你呀你,朕昨日不过是饮了酒,怕失了力道弄伤你,才拉了她来凑数。”

      他戳戳萧宝宝额头:“一个床榻上的玩意儿,这也值得你生气?”

      萧宝宝被她戳的缩了下脖子,睁着圆溜溜的杏眼看他:“真的?”

      “自然是真的。”

      “那我不生气了,”萧宝宝破涕为笑,“至于她……”

      她端着下巴看了一眼宁晏:“就让她在这里跪着反省吧,让她记住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    燕翎仍旧十分纵容:“好,你高兴就好。”

      他看向宁晏,脸上的神情瞬间冷了下去:“悦妃的话,你可听见了?”

      宁晏慢慢直起身体,指尖紧紧绞着袖子:“敢问悦妃娘娘,宫规三百,奴婢犯了哪一条,要受这般惩处?”

      萧宝宝被问住,她欺负宁晏不过是仗着两人身份有别,真说起来错,确实没有。

      她小声喊了句皇上,想要就此作罢,毕竟她也不想当着心上人的面咄咄逼人。

      燕翎却仿佛没听见似的,径直自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
      他屈膝蹲下来,抵着宁晏的下巴逼她抬以后恐怕找不到一个跟小晴你一样,对我这么好的人了。头:“既然知道自己是奴婢,那就该明白一件事,主子想罚你就罚你,不需要理由。”

      宁晏双手骤然攥紧,眼底涌出鲜明的愤怒:“皇上是想罚奴婢,还是想拿奴婢做筏子来替悦妃立威?”

      燕翎微微一默,随即笑开来:“有什么区别?从新妃入宫那天起,你不是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吗?”

      看出他在故意为难,宁晏抿紧了嘴唇再不肯开口。

      粗糙的指腹自她受伤的嘴角抚过,燕翎语气轻缓低沉:“委屈了?”

      他似是觉得十分可笑一般,嗤笑出声:“那你猜猜,当年朕站在你宁家门外,一等几个月的时候,委屈不委屈?”

      一句话直戳心口,宁晏动了动嘴唇,又想解释了。

      燕翎却在此时站了起来,声音冷酷又嘲弄:“这种日子以后多的是,忍得了就忍,忍不了……你身侧有柱子,御花园有池子,可以自己选。”

      燕翎带着萧宝宝走了,连带着昭阳殿那乌压压的宫人也都走了,偌大一个乾元宫忽然间就冷清得让人心慌。

      秀秀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:“姑姑……”

      宁晏仿佛是没听见,仍旧直愣愣地跪着,秀秀略有些不安:“姑姑,你没事吧?”

      宁晏被惊着似的微微一颤,目光不自觉落在身侧的柱子上。

      若是当真受不了,就自己选……

      燕翎……

      “姑姑?”秀秀又小声喊她,声音里满是忐忑,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  宁晏闭了闭眼,再睁眼时脸上晦涩的神情已经收敛得干干净净,她甚至还扯了下嘴角:“能有什么事儿?奴才哪有不挨打不挨罚的……你下去吧。”

      秀秀知道她言不由衷,曾经的大周朝是有五大世家的,宁家身份远比其他四家更有尊荣,宁晏这样的嫡女,更是非比寻常的尊贵,如今却……

      可她不敢多言,也怕宁晏恼羞成怒会发作她,犹豫片刻还是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    宁晏听着她脚步声消失,僵硬许久才抬手摸了一下脸侧,已经彻底肿了起来,比之前她给自己的那两巴掌狠多了。

      可她却诡异的没感觉到疼,满脑子都是燕翎刚才的话。

      奴婢吗……

      她缓缓垂下眸子,她进宫后自认已经足够卑躬屈膝,可燕翎显然并不满意,不然也不会用这种方式,戳着她的心窝子提醒她,警告她。

      我要怎么样,你才会满意呢?

      她眼神一寸寸暗下去,嘴角漫上来苦笑,可随即就甩了甩头,逼着自己不再想那些烦心事,就算她和燕翎之间是她有愧,可那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事,轮不到??x?旁人插手。

      就算是青梅竹马的萧宝宝也不行。

      她抬眼看向宫门口,眼神逐渐沉静——悦妃娘娘,这一巴掌我会讨回来的。

      萧宝宝冷不丁打了个喷嚏,她趁势往燕翎怀里钻:“皇上,我冷。”

      燕翎的胳膊僵在身侧,迟疑许久才落下,却是落在了自己身上,他将外袍脱了下来:“下了雨自然会冷,日后出门让丫头带着衣裳。”



    关键字:

    宁晏燕翎小说小说
    短篇言情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