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短篇言情小说

    独家小说《岳崖儿聂安澜》全文阅读

    时间:2023-11-22 20:03:17    作者:聂安澜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排行榜上非常火爆的一本言情,书名是《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》,男女主分别是岳崖儿聂安澜,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。小说内容描述:岳崖儿哪里见过这种场景,一时被吓得愣在原地。<br/> 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<br/>  ...

    独家小说《岳崖儿聂安澜》全文阅读

    《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:

    阳春三月,乍暖还寒。


     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,打破了永安侯府的平静。


      东厢院的雪鸢不知犯了何事挨了重罚,整个侯府听了她一夜的哀嚎。


      一大早,赵嬷嬷就让岳崖儿就去了趟药铺,让她务必抓几幅降火清热的药回来。


      岳崖儿速去速回,路过后院时,她远远就瞧见两个家丁似拖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过来。


      岳崖儿赶紧靠边站着。


      经过跟前时,她不经意瞧了眼,仅一眼,岳崖儿的脸就被吓得煞白。


      那东西不是其他,正是夜里惨叫了一宿的雪鸢。


      岳崖儿哪里见过这种场景,一时被吓得愣在原地。


      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
      管事的赵嬷嬷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,一双厉眼直勾勾地盯着她。


      “让你买的药呢?”


      岳崖儿慌忙收回目光,将手里的药递给赵嬷嬷:“买回来了,都是清热降火的。”


      赵嬷嬷接过药刚要走,岳崖儿忽然问道:“嬷嬷,这药是给谁用?”


      赵嬷嬷平日待她不错,她这话完全是出于关心。


      赵嬷嬷却一反常态,语气十分严肃:“不该看的别看,不该问的别问,身为侯府的人,行差踏错半步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
      “雪鸢的下场你也看到了,她便是没认清自己的身份,肖想了不该想的!”


      岳崖儿似懂非懂:“嬷嬷教导得是。”


      除了活命,岳崖儿什么也不敢想。


      别人或许有试错的勇气,但是岳崖儿没有。


      岳崖儿父母早逝,她本有个孪生哥哥叫岳双,只可惜,两年前在一场山洪中,哥哥不幸丧命。


      家里的叔叔婶婶嫌她是个赔钱货不肯收留她,甚至为了讨要那二两的安葬费,想把她卖入怡红院。


      岳崖儿千方百计逃了出来,她唯一想到的便是入侯府做丫鬟。


      可要进侯府谈何容易,何况侯府最不缺的便是婢女。


      想想也是。


      永安侯府的主母是西夏的九公主,九公主的独子--聂安澜,更是大宋威风赫赫的铁血战神。


      多少人挤破脑袋的想入侯府,哪怕只是做个婢女,也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。


      为了活命,岳崖儿别无选择,她穿着哥哥的衣服,盘发束胸,顶了哥哥的名字,女扮男装入了侯府做最低等的奴役。


      刚入府那年她才十四岁,模样正是雌雄难辨之时,侯府的人并未察觉她的女儿身,她也将这个秘密隐藏了两年。


      在赵嬷嬷眼里,唯有岳双最是个省心的,他恪守本分,模样又生得水灵,一张小脸眉清目秀,丝毫不输女子。


      赵嬷嬷表面上对他苛责求精,实则内心十分喜欢他,私下也总是提点他,这次也不例外。


      “今日你回东厢院,什么也别多问,王爷气性大,他若是叫你,你便上前去伺候,若是不叫你,你就别去打扰他。”


      主子的事,岳崖儿不敢打听,只一个劲的点头,将赵嬷嬷的话记在心里。


      原本,她和雪鸢是一同住在东厢院的。


      雪鸢是府里的大丫鬟,主要伺候王爷的衣食起居,而她不同,她只是负责洒扫那一片的院子,平时连王爷的面都见不着。


      如今雪鸢被赶出府,新顶替的丫鬟想必也没那么快定下来。


      不过岳崖儿不关注这些,她只是个洒扫院子的,每日把院子打扫干净就是她最重要的事。


      将药送到膳房,岳崖儿原路返回,途中,几个小丫鬟聚在假山后窃窃私语。


      “也不知雪鸢犯了何事,王爷今日发了好大的脾气。”


      “东厢院都没人了,王爷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,也不让人靠近。”


      “雪鸢一走,王爷身边可就没人了,若是我能到王爷身边伺候就好了......”


      闻言,一旁的秋菊不高兴了:“要去也轮不到你啊,王爷怎么可能会看上你,当初若不是雪鸢使了些手段,去王爷身边伺候的本该是我!”


      秋菊是府里最得势的丫鬟,她的姑姑是西厢院的李嬷嬷,平时她仗着有人撑腰便目中无人,时常压榨府里的丫鬟仆役。


      岳崖儿一听见秋菊的声音,脚步就不由自主加快,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。


      秋菊却是一眼就瞧见了她。


      “岳双,你站住!”


      岳崖儿顿了顿脚步,笑道:“秋菊姐姐。”


      “你在这偷听什么?”


      岳崖儿道:“我什么都没听见,只是路过。”


      秋菊却不打算放过她,趾高气扬地道:“管你是不是路过,这一片的院子你去替我们扫了!”


      岳崖儿道:“这片不归我管,赵嬷嬷只让我负责东厢院的。”


      秋菊不依不饶:“别拿赵嬷嬷压我,你若想好好在府里待下去,就替我们老实把活都干了,不然就凭你无依无靠的,我只要给我姑姑打个招呼,就保准你被赶出侯府!”


      见岳崖儿不肯就范,秋菊又道:“你自己想好了,雪鸢一走,我指定会被派到王爷身边伺候,你若得罪我,什么下场你知道的!”


      岳崖儿别无选择。


      她知道得罪小人的下场。


      看着岳崖儿老老实实去替她们扫院子,秋菊愈发得意。


      “瞧,我就说他好欺负吧!”


      夜深了。


      岳崖儿身心疲惫地回了自己房间。


      拆下一层又一层的裹胸布,岳崖儿去盥洗室洗了个澡。


      从盥洗室出来,她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。


      皎洁的月光下,她青丝如瀑,肤色莹白,清丽的容颜下,一抹红唇如含苞待放的海棠花蕊。


      将窗户打开,岳崖儿侧躺在床上,乌黑的秀发乌泱泱地散在床沿外。


      她从枕头下摸出一个荷包,荷包上,一对鸳鸯栩栩如生。


      荷包的右下角,一个歪歪扭扭的齐字显得有些违和。


      岳崖儿并不识字,单是这个齐字,也是她反复练习了好久才绣上去的。


      可结果还是差强人意。


      她将荷包放在自己胸口,脑海中不断回味着一个男人对她的承诺。


      “崖儿,你再等我两年,就两年,明年的科举,我定能高中。”


      岳崖儿盼啊盼,只盼着那日能早些到来。


      带着这股甜蜜,睡意很快袭来。


      迷迷糊糊间,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
      床榻上的少女睫毛轻颤。


      “来人,来人......”


      男人的声音将岳崖儿彻底惊醒。

    本王要水,水......”


    细细探听,那声音竟是从云轩房传来的。


    而云轩房住着的正是这府里的王爷---聂安澜。


    岳崖儿很快想起了赵嬷嬷的话。


    王爷若是叫你,你便上前去伺候,若是不叫,你便不要管。


    岳崖儿纠结了,她不想去伺候,白日就听说王爷脾性大,若是她伺候不周,下场会不会跟雪鸢一样。


    “水......本王要水......”


    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嘶哑,期间还伴随着几声低喘,像是在极力强忍着痛苦。


    或许,他只是想喝口水呢?


    思及此,岳崖儿终是顾不了太多,从枕头下取了根发簪将一头乌发盘在脑后,她正要去取裹胸布,却发现裹胸布还湿哒哒的淌着水。


    无奈之下,岳崖儿只得从衣柜里胡乱套了一件宽大的外衫。


    来到云轩房,里面断断续续传来男人的声音。


    岳崖儿战战兢兢地推开了房门。


    这是她入府两年,第一次踏入云轩房。


    房间很大,里面的摆设华而不奢,屋里只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,房中的一切好似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岳崖儿看得不太真切。


    床帐内传来男人粗重的低喘。


    岳崖儿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壶,快步走上前,端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一杯水。


    “王爷,水来了......”岳崖儿壮着胆子向前挪了挪,却在床帐外停下了脚步。


    “药浴,药浴准备好了吗?”里面的男人吃力地说道。


    岳崖儿站在原地不知所措,她不知道什么药浴,她只是来给他送水。


    里面的男人没再说话,喘息声却不断加重。


    岳崖儿深深吸了一口气,颤着手将床帐掀开。


    “王爷,你没事吧?”


    话音刚落,一只手倏然从里面伸出,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。


    岳崖儿听见了自己手腕骨折的声音。


    剧烈的疼痛让她脸色煞白,手里的茶盏应声落地。


    “王爷,疼......”岳崖儿不住地后退,头上的发簪也在挣扎间悄然滑落。


    霎时,一头墨发宛如瀑布倾泻而下,冰凉的发丝从聂安澜手指间幽幽滑过。


    刹那间的丝丝凉意,宛如干涸的沙漠中寻得一点源泉,瞬间滴在聂安澜的心口。


    聂安澜深吸一口气,险些把持不住。


    他努力眯起眼睛想要看清眼前人的模样,可始终看不真切。只看见昏暗的灯光下,少女窈窕的身躯,婀娜多姿,如梦如幻,堪比人间尤物,有种说不出的勾魂。


    “王爷......王爷,好疼。”岳崖儿被吓得浑身颤抖,她拼命挣扎,却怎么也挣脱不了。


    娇柔似水的声音,如同一道催命符,一点点击垮聂安澜的意志。


    手臂一用力,聂安澜将她狠狠摔在榻上。


    “谁让你进来的!玄武呢?”


    他分明下了死令,不让女人进来!


    岳崖儿被吓得脸色煞白,可同时,她也看清了聂安澜的模样。


    以往,她只能远远瞧上一眼,留给她的永远只是背影。


    如今看着聂安澜的脸,大字不识的岳崖儿竟然想起一句话。


    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
    这大抵就是用来形容他的。


    至少,她从未见过比他更好看的男子。


    “贱人!给本王滚出去!”嘶哑低沉的声音像是即将挣脱束缚的猛兽。


    一声低吼将岳崖儿拉回现实。


    男人身上自带的威压,让岳崖儿不由自主感到害怕。


    她想逃,可禁锢她的双手如同铁链将她牢牢锁住。


    岳崖儿不停挣扎。


    隐约间,聂安澜闻到了一股迷人的幽香。


    不同于任何一种脂粉的香味,这淡淡的幽香,一阵一阵钻入他的鼻腔,吞噬着他的感官,蚕食着他的意志,一点点唤醒他体内的猛兽。


    身体的灼热在不断加温。


    聂安澜浑身燥热难耐,头脑愈发不能思考。


    岳崖儿也感觉到了异常,隔着两层衣衫,她也感受到了聂安澜身上的滚烫。


    岳崖儿害怕极了,用尽全力将他推开。


    她拼命朝门口逃去,却在推开门的一瞬,一只大手猛然将门抵住,高大的身影重重倾压了下来......


    “王爷......王爷不要。”岳崖儿绝望的哭喊,手指在门扉上留下一道道血痕。


    灼烫的气息不知收敛,隐隐战栗的唇,还有颈侧暴突的血管,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岳崖儿害怕。


    赵嬷嬷的话不断在她脑海回旋。


    “身在侯府,不得行差踏错半分,否则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
    岳崖儿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王爷要这般对她。


    她明明很乖啊。


    她明明很听赵嬷嬷的话。


    可是为什么......


   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......


    谁来救救她啊......


    “崖儿错了,崖儿再也不敢了......”


    岳崖儿哭到嗓子沙哑,她望着那不断摇曳的灯火,在她眼前一点点燃尽,直至熄灭。


    脑海中,不断浮现一个男人的身影,还有那句越飘越远的承诺。


    “崖儿,你再等等,明年的科举,我定能高中。”


    “崖儿,我马上就能攒够赎金......”


    “崖儿,你知道的,我对你的心意......”


    “崖儿,崖儿......”


    她闭上眼,那个身影渐渐远了......


    关键字:

    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小说
    短篇言情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