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短篇言情小说

    完结姬小卿墨衍(全文已完整)

    时间:2023-11-22 20:03:35    作者:墨衍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很多书友在问姬小卿墨衍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,这部言情小说名为《姬小卿墨衍全文》,是作者墨衍的代表作之一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都没留下来。<br/>姬小卿排在队伍的末尾,看着这一幕,心里暗暗吃惊:只是选个宫女,至于这么严格吗?...

    完结姬小卿墨衍(全文已完整)

    《姬小卿墨衍全文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:


    女人们脱光了衣服,排队躺到床上做检查。


    从头发到胸到臀到脚,每一处都被上下其手。


    好多女人都红着脸惊叫,几乎羞囧欲死,尤其是检查后还要被打上等级。


    “甲下等。不留。”


    那检查的老嬷嬷冷着脸,在册子上打了个红叉。


    那册子上满满的红叉,已经检查了十几人,竟是一个都没留下来。


    姬小卿排在队伍的末尾,看着这一幕,心里暗暗吃惊:只是选个宫女,至于这么严格吗?怎么感觉像是在选妃?甲下等都不留,那要怎样的等级才能留下来?


    “嬷嬷,通融一下吧。我真的很想留下来。求求您了。”


    那被评为甲下等的年轻女子骤然跪下来,扯着老嬷嬷的衣摆哀求着,两眼红通通的可怜。


    但老嬷嬷冷着脸,看向旁边的宫女,厉声喝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立刻拖出去!”


    两个宫女忙听令,把人拖了出去。她们的动作很粗鲁,那女人衣服都还没穿好,几乎是袒胸露乳地被拖了出去。这要是让人看到,可怎么活?


    这皇宫果然是没有人权可言。


    姬小卿一点不想留下来,她是现代人,还是当红女演员,身价十个亿,只有别人伺候她的份,一点不想留下来伺候人。奈何命运捉弄她,就是拍戏时吊个威压,怎么就吊到这里来了?还穿成了一个出身低贱的扬州瘦马。这瘦马也是幸运,瞒着养她的干娘,偷偷报名参加宫女选拔,还成功入选了,可惜,临近都城,一场风寒,要了她的命。


    再睁开眼,就是她姬小卿了。


    也是巧,姬小卿跟原主同名同性,就是年龄相差大了些,原主十六,她二十四,穿来后,年轻八岁,也没让她多开心。


    她不想当瘦马,也不想进宫当伺候人的低贱宫女,但很多事不是她不想就行的。


    胡思乱想间,就听老嬷嬷喊:“姬小卿,躺上来……脱!”


    姬小卿是现代人,还是见过很多世面的当红女星,一点不扭捏害羞,大大方方脱了衣服,往床上一躺,对于老嬷嬷的揉捏按摸,只当是做spa了。


    就是这老嬷嬷是不是检查的太久了?之前的女人没检查这么久的吧?搞得她都有感觉了。


    老嬷嬷也知道她有感觉了,伸出手指深深瞧她一眼,低声说:“胸大腰细,冰肌玉骨,活色生香,不愧是扬州最顶尖的瘦马。”


    像是夸奖,又像是讽刺。


    姬小卿浑不在意,没脸没皮地笑:“嬷嬷辛苦了。”


    想着这老嬷嬷一点不徇私,为了不留下来,等穿好衣服,就往她身前一跪,哀求着:“嬷嬷,我也很想留下来。您行行好,通融一下,给我个机会吧。求求您了。”


    这老嬷嬷知道她是扬州瘦马的出身,外加她这种谄媚逢迎的性格,定然会把她赶出宫的。


    但想象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。


    那老嬷嬷依旧是冷着脸,铁面无私的样子,却是说:“姬小卿,扬州惠安人士,甲上等,留。”


    说着,在名册上,打了个红勾,而在满满的红叉面前,这个红勾太显眼了。


    姬小卿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:“什么?留、留?我、我留?”


    她伸手指着自己,以为自己听错了——让她留下来当宫女伺候人,不如杀了她!


    “恭喜姑娘。”


    老嬷嬷道了声喜,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:“姑娘请起吧。”


    姬小卿站起来,一脸激动,急声问:“嬷嬷,你是不是哪里弄错了?我怎么会留下来?”


    她怀疑人生了,从现代穿越过来时,都没这么怀疑人生。


    老嬷嬷盯着姬小卿过分膨胀的胸,目光意味深长:“姑娘资质绝佳,怎么不能留下来?依我看,姑娘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

    姬小卿很敏锐,已然察觉到了老嬷嬷话里的深意,忙躬身一拜,问道:“什么前途?还望嬷嬷指点。”


    老嬷嬷看她有身段,还有脑子,便有了爱才之心。


    她挥手斥退身边的宫人,凑近她,低声问:“姑娘可听过东宫之事?”


    姬小卿一听,立刻从原主记忆里搜罗关于东宫太子墨衍的信息——这墨国是新建立的国家,截止目前,一共建国二十年。许是开国皇帝墨琨的杀孽太重,连续多个成年皇子命丧战场,新生的几个小皇子又都早早夭折。等到九皇子出生,也是个药罐子,看着便不是长命的主儿。彼时,墨琨已经四十多了,九皇子如果有个好歹,怕是后继无人。就在这时,一个得道高僧入宫觐见,说是九皇子可进佛门,以得佛祖庇佑。墨琨没办法,就让九皇子跟他进了寺院,带发修行。不想,九皇子修行多年,哪怕被封为高高在上的东宫太子,还是看破红尘,一心皈依佛门。


    这可是墨国唯一的皇子,是墨国未来的皇帝,怎么能皈依佛门当个和尚?


    听说皇帝为了太子的事,已经忧思成疾了,但皇族之事,跟她们这些普通百姓有什么关系呢?


    姬小卿心里这么想,面上则道:“还请嬷嬷细说。”


    老嬷嬷便拍着姬小卿的肩膀,细说了:“我不瞒你,姑娘,你们这些人都是要送去伺候太子的。只要承宠,诱太子破戒,回归红尘,可不是前途不可限量?”


    姬小卿:“……”


    果然之前那般严格的筛选有猫腻——她们这些人就是选出来色诱太子的!


    色诱太子啊,想一想,感觉好刺激。


    姬小卿拍戏时,没少拍感情戏,最喜欢撩拨搭戏的男演员,看他们脸红心跳,饱受情欲折磨,很有成就感。


    但她只撩不睡,一是不敢,二还是不敢。


    当明星的,尤其是女星,得爱惜羽毛,不然,分分钟艳照门,以至于她二十四了,也没体会过男女之欢的滋味。


    这也是她吊威亚出事时的反应——可怜她活了二十四,至死还是个母胎solo。


    悲哀啊!


    不在压抑中灭亡,就在压抑中变态!


    姬小卿变态了——那东宫太子看破红尘,想皈依佛门,看来是个禁欲的,哎,这种禁欲的,一朝老房子着火,那可是烧得热烈啊。

    姬小卿想到这里,就对传闻中的东宫太子感兴趣了。


    不感兴趣也没办法,总不能真当宫女伺候人吧?


    那还不如去色诱太子,万一成功了,还能混个宠妃当呢!


    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。


    姬小卿欠身道谢:“多谢嬷嬷指点。小女子明白了。”


    老嬷嬷见她一点就通,爱才之心更重,还露出了难得的笑容:“既然姑娘明白,那老奴这就安排姑娘去东宫伺候。”


    姬小卿也想早点见见那位东宫太子——可别是个丑男啊!她胃口很挑的!下不了嘴,就糟糕了!


    “好。”


    她含笑应着,便跟着老嬷嬷去了东宫。


    路上,老嬷嬷自我介绍姓杨,曾是太子的奶娘,如今奉皇后之命,掌管东宫事宜,并负责东宫的“宫女”人选。


    姬小卿听她这么介绍,便知她有些地位,立刻抱大腿,佯做乖顺,谄媚道:“原来嬷嬷还是太子的乳母呢,那自然很了解太子性情了,还望嬷嬷指点一二。”


    杨嬷嬷赏识她,也没藏私,便指点了:“太子生性淡漠孤高,自小沉默寡言,佛门修行多年,已然如同清风明月,不食人间烟火。”


    姬小卿很无语——分明是无脑夸奖,没一句实在的,还是她自己去了解吧。


    不多时,就到了东宫。


    东宫的建筑恢宏壮丽,雕梁画栋、飞檐翘角间,尽显华美。


    姬小卿一看就喜欢上了,还想到了她在现代时新买的那栋园林式别墅,位于京都内环,价值三个亿,是她娱乐圈拼搏多年的成果,就是还没来得及入住,就穿过来了。


    命苦啊。


    还好她要色诱的男人是未来的天下之主,男人征服天下,女人征服男人,只要她征服了这个东宫太子,这东宫就是她的天下了。


    想一想,就激动得不行,一双黑溜溜的狐狸眼更是四处乱瞄,转得飞快。


    杨嬷嬷见她这般情态,微微皱眉,提醒着:“太子喜静,姑娘还需稳妥些。”


    怎么跟个兔子似的上蹿下跳?果然是低贱出身,不知礼数。她选定她去色诱太子,真的对吗?


    姬小卿不知杨嬷嬷所想,就觉得她在扼杀她的天性——活泼点怎么了?她在娱乐圈,凭着活泼烂漫的真性情圈了不少粉,哪怕二十四了,还被夸少女感呢!


    但这些也就是心里想想,面上则老老实实说:“嬷嬷,您刚说太子喜静,我就想着,一静一动,或许能以动乱静。我常听人说,夫妻间的性格最好是要互补的。一冷一热,一静一动,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”


    她在说服她,也必须说服她,不然,色诱途中真听她指点乃至管束不成?她又不是提线木偶。


    杨嬷嬷想着她的话,觉得确有几分道理,便也没说什么。


    姬小卿见她不说话,便环视一圈,寻到东宫主殿泽恩殿的位置,踩上台阶,朝着窗户的位置走去。


    她想先窥视一番太子的长相——丑男她可就拜拜了。


    “什么人?东宫重地,不得靠近!”


    泽恩殿门口、窗户处都有很多看守的士兵,他们见来了个漂亮女人,第一反应就是拔剑阻拦。


    姬小卿就这么被拦住了,还被寒光凛冽的长剑吓住了。


    她停下来,举起手,做投降状,表明自己没有恶意,同时,看向杨嬷嬷,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
    杨嬷嬷见了,略作思量,便朝守卫的士兵摇摇头。


    守卫们收到她的指示,便收了剑,放行了。


    姬小卿看到这一幕,便知杨嬷嬷给了她一定程度的东宫自主权,而她有了权力,立刻行使,便趴窗户处偷窥了。


    泽恩殿里


    一个穿着紫色华服的年轻男子正盘腿坐在殿中。


    紫色为贵,想来他就是东宫太子墨衍了。


    墨衍是侧对着姬小卿的,因此,只能看到半边脸,但半边脸棱角分明,下颌线很精致,可见是个美男子。尤其皮肤白皙如玉有光泽,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主儿。


    这主儿微闭着眼,一手捏着一串黑色佛珠,一手敲着木鱼。


    “噔、噔、噔——”


    很纯净的木鱼声,听的人心里静谧下来,很是舒服。


    姬小卿专心窥视着,还没舒服一会,就见一个衣衫半裸的美人不知何时出现,从他身后缓缓抱住他,美人蛇一般倾身过去,伸长脖颈吻他的脸。


    她吓了一跳——什么情况?有人要捷足先登了?


    不行!放开他!让她来!


    她正想喊出声,就见墨衍狠狠推开她,丰润殷红的嘴唇吐出三个字:“滚出去!”


    声音低沉而有磁性,简直是声控爱好者的福利。


    不错,这美男是她的了。


    但美人还在试图捷足先登。


    她没有滚,哪怕被推到地上,很狼狈,还是爬起来,娇声娇气呵着笑:“殿下~殿下~太子殿下,且看看奴吧。奴会让您比那佛祖还要快活的。”


    说着,伸出染着丹蔻的纤手,缓缓抚上了男人的胸膛,白嫩嫩的指尖更是钻进他的衣服里。


    光天化日之下啊!这美人好不知羞啊!


    姬小卿觉得墨衍马上就不干净了,正要出声制止,保护他的清白——


    “放肆!”


    墨衍低喝一声,再次推开她,随后,扭头看向门口,下令道:“来人!把她拖出去!杖责五十!”


    姬小卿随着墨衍的扭头,得以窥见了他的全貌——冷白的脸,灿若星辰的眼,鼻梁高挺,嘴唇殷红,额间竟然还有一点朱砂,那简直是点睛之笔,衬得他俊美得不似凡尘之人。


    等下?杖责五十?


    姬小卿从墨衍的美色中挣脱出来,吓得心脏砰砰跳:他不是看破红尘要出家了吗?出家人不是慈悲为怀吗?他怎么下手这么狠的!


    五十杖!不死也得残吧?


    姬小卿的旖旎心思都快被吓没了——这太子太狠了!不近女色就算了,简直视女色如猛虎、如仇敌啊!


    怎么办?这色诱之路,她可能想的简单了——一旦失败,那就是要命的事!


    “姑娘——”


    杨嬷嬷招手唤她过来。


    姬小卿听到了,忙跑过去,小声问:“嬷嬷,何事?”


    杨嬷嬷拎着食盒,递过去,解释着:“太子殿下前两天意欲私自剃发,幸好暗卫阻拦及时,没有酿成大祸。皇上听闻消息,以明空寺上下僧人的性命,连夜派人将太子殿下逼回宫中。如今,太子殿下绝食抗议,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。”


    姬小卿:“……”


    所以,让她给太子送饭?或者说劝太子用饭?


    “啪!”


    是厚重板子击打肉体的声音。


    姬小卿闻声看过去,原来那美人已经被拖出来了,还正在旁边行刑。


    “啪!”


    “啪!”


    那一杖杖打得又重又狠,没一会,便见了鲜红,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。


    美人吃痛地惨叫着:“殿下,殿下,太子殿下,奴婢错了,奴婢不敢了,太子殿下饶命啊——”


    但声声求饶没有换来原谅。


    “堵上嘴!”


    殿里传出男人残酷而冰冷的声音。


    姬小卿听着,心里一颤,很不争气地怂了:这位东宫太子好凶、好可怕呀!


    “姑娘——”


    杨嬷嬷把食盒塞她手里,一副托付重任的凝重神色:“劳烦姑娘劝太子殿下用膳。”


    关键字:

    姬小卿墨衍全文小说
    短篇言情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