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短篇言情小说

    [抖音推荐]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岳崖儿聂安澜免费阅读

    时间:2023-11-22 20:07:03    作者:聂安澜    来源:812

    小说简介:很多书友在问很多书友在问岳崖儿聂安澜、岳崖儿聂安澜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,这部爱情小说名为《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》,是作者“聂安澜”的代表作之一,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剑眉瞬间蹙起。<br/>一身粗布衣裳,应当是...

    [抖音推荐]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岳崖儿聂安澜免费阅读

    《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:


    湿润的睫毛猛然一颤,岳崖儿头垂得更低了。


    “抬起头!”耳边,男人的声音逐渐不耐。


    指甲深深嵌入掌心,岳崖儿胆怯地抬起头,却是不敢正视他。


    聂安澜盯着眼前的人儿,一双剑眉瞬间蹙起。


    一身粗布衣裳,应当是府里最下等的小厮。偏这小厮生得白嫩,那巴掌大的小脸白皙如剥了壳的鸡蛋,又长又密的睫毛微微颤动,花瓣似的唇含娇带怯。


    这世上,怎会有男子生得这般好看?


    绕是见惯了美人的聂安澜,此时竟有些愣愣失神。


    半晌后,他语气略微松了些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    嘴唇一张一合,岳崖儿声音极小:“小的......叫岳双。”


    可聂安澜还是听清了。


    “岳双?”他呢喃着这个名字,觉得有些耳熟,似乎在哪里听过。


    “抬起头,正视本王!”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,强烈的压迫感迎面袭来。


    岳崖儿咽了咽口水,缓缓抬眸,湿润的眼眶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胆怯。


    聂安澜深邃的眉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眼神似淬了冰刃似的寒冷。


    现实与梦境相重合,这双眼睛与那晚的眼眸一样,一样的干净,一样的胆怯,聂安澜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这双眼睛。


    可面前的人分明是个男子......


    聂安澜眉头紧蹙,神色愈发冰冷。


    四目相对,岳崖儿有种错觉,他好似能看透她的一切。


    巨大的恐惧感将岳崖儿吞没,她终是强忍不住,苍白瘦小的脸蛋愈发白皙,一滴泪珠悄然滑落。


    脑海中,无数凄惨的结局一闪而过。


    她此番无比后悔,木匣子中的钱她一笔一笔攒了很久,可她一直没舍得花。


    倘若还有机会,她定要将那笔钱妥善分配。


    赵嬷嬷待她极好,她应当孝敬她一份的。


    冬梅待她也好,她也应当答谢她的。


    还有......还有齐铭,她哥哥的安葬费是他替她还的,她还没机会还给他......


    越想越觉得难过,岳崖儿竟忍不住抽噎了两声,眼泪吧嗒吧嗒的落。


    干净纯洁的眸子盈满了泪水,眼前的人儿哭得梨花带雨。


    他还没把她怎样,她竟先开始哭了......


    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,聂安澜内心莫名开始烦躁,最后,他移开目光,转身离开。


    看着聂安澜渐渐行远的身影,岳崖儿有些不可置信。


    他就这样放过她了?


    莫非,他那日根本没看清她的样子?


    摊开掌心,岳崖儿发现自己手心全是汗。


    方才,聂安澜的眼神分明就是想把她碾碎,可为何,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?


    岳崖儿想不通,内心愈发觉得不安。


    ......


    回了东厢院,聂安澜站在云轩房内,目光忽然被门扉上几道抓痕吸引。


    聂安澜神色一滞,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瘦弱颤抖的身影,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日的情景。


    滚了滚喉结,聂安澜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
    他想,许是那媚药留下的后遗症,毕竟,那样大的剂量,他能强忍一日便是极限,哪怕解了毒,体内定然也会有残留。


    思及此,他好像有了正当的理由,目光再次看向那几道抓痕。


    敲门声响起,聂安澜瞬间回过神来。


    “进。”


    玄武推门而入。


    聂安澜问道:“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?”


    玄武道:“都查清楚了。”


    聂安澜转身走向书桌,掀了衣袍落座,声音不冷不淡:“说。”


    玄武道:“王爷那日遇见的小厮,确实是咱们侯府里的下人,名字也不假,就叫岳双。平日里主要负责洒扫府中的院子,十三岁时卖身入府,一直安分守己,未有任何劣迹。”


    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,聂安澜不假思索地问道:“进府时可有验身?”


    玄武道:“秦管家亲自验过的,错不了。”


    聂安澜眉目微微凝滞,难道是他看错了?


    旋即,他又将这个想法否决。


    不可能,那双眼睛,还有她身上的味道,他绝不可能记错。


    他又问:“家世可调查清楚了?”


    玄武回道:“父母早逝,家中原有个孪生妹妹,叫岳崖儿。听说两年前不幸被山洪卷入其中,也去世了,家中就仅剩下他一人。”


    敲击桌面的动作猛然一顿,聂安澜薄唇勾了勾。


    “那便对了!”


    玄武不明所以地看着他,聂安澜何时对一个下人如此上心了?


    半晌后,玄武问道:“王爷,岳双如何处置?”


    聂安澜不可能平白无故让他去调查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。


    要么,这个人是敌方派来的细作,要么,便是这个人与众不同,勾起了聂安澜的兴趣。


    玄武不可能想到后者,以他对王爷的了解,他连女人都不感兴趣,更何况对一个下人。


    于是乎,他自作主张地道:“要不,直接......”随即,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。


    聂安澜瞥了他一眼,脑海中猛然浮现出那张梨花带雨的脸。


    心中一抹异样的情愫一闪而过,聂安澜又开始走神。


    见聂安澜迟迟不说话,玄武一瞬间明了,一般这个时候,王爷不说话,便是默许了。


    “王爷放心,属下这就去将他解决了。”说罢,玄武正准备离开。


    “等等。”聂安澜忽然将玄武叫住。


    玄武疑惑地看着他。


    半晌后,聂安澜淡道:“先留着。”


    见玄武一脸疑惑,聂安澜又说道:“身世不假,只是身份调换了。三年前入府的岳双也许真的死了,如今在府中的恐怕是岳崖儿。”


    玄武大惊,细细一想又觉得合情合理。


    难怪他总觉得岳双这个人生得比女子还美丽。


    玄武道:“此人隐瞒身份入府恐怕居心叵测,莫非,她是三皇子派来的细作?”


    太子之争,朝中势力两对,三皇子为了拉拢聂安澜,不是往他床上塞女人,就是在他身边安插眼线。


    那日他中媚毒,便是拜三皇子所赐。


    玄武气愤道:“走了一个雪鸢,又来一个岳崖儿!三皇子没完没了是吧!”


    女扮男装入府,费尽心机爬上他的床,聂安澜心想,这个女人的心机手段可比雪鸢高多了!


    玄武道:“王爷,此女心机深沉,留不得。”


    聂安澜自然知道留不得,可怎么解决她,聂安澜得好好想想。


    关键字:

    岳崖儿聂安澜小说全文免费小说
    短篇言情小说猜你喜欢